堅持有機護生態 孩子體驗農耕樂


恭喜--野草花果有機農場於2014/06/15
順利通過台北市政府舉辦/台北市食農教育農場評選!!

想辦親子農務體驗營的動念來自~~瑞秋卡森的一句話:那些能感受大地之美的人 將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 直到生命的盡頭。
卡森(Rachel Carson,1907-1964)


一顆果子能有多少種子 粒粒可數,
一粒種子會結多少果實 無法計數.

有人這麼說 長期不接觸大自然的孩子 將來容易產生憂鬱症 也容易不專注。
文明化的大都會區 生活空間越來越小 人們與田野大自然的接觸 也日益疏離 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
都市化之後 身處城市的大人與小孩們 再也不能像50-60年代 享有鄉間生活或廣大的居住空間 現代化雖有其方便之處 我們不能否定進步的重要性 但在現代化的同時 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 能多一些與自然界接觸的機會 而不是讓小孩日後成為網路族 變成宅男宅女 這些是身為家長的我們 不能忽視的重要課題。
經營有機農場十五年 我發現老外與台灣人帶小孩來農場 家長讓小孩子接觸泥土的方式 大大不同 親子互動的方式也大不相同 通常老外會讓小孩盡興的與泥巴玩耍 會讓小孩在泥巴裡蹦蹦跳跳 而反觀台灣人 怕小孩弄髒鞋子 上車會弄髒車子 衣服弄髒ㄋ會不好清洗 手與身體不能髒兮兮 要清洗很麻煩 看到菜蟲馬上畏縮不前 也不敢抓蟲 只知道吃蔬菜水果 但不知如何辨認等等 於是無端讓小孩失去與泥土親近的大好機會 父母越呵護小孩 卻讓小孩日後失去獨立自主的能力
我們能照顧小孩一輩子嗎?讓小孩長大後 變成社會白痴 變成禁不起任何挫折的草莓族 將是情何以堪 所以這些因素 值得家長們去省思與探討!!

我生長在山上 孩童時期跟著父母下田耕種 假日得上山挑材 賺取微薄的工資 隨手可採的柑橘 苦桃 土芭樂
閒暇 到森林裡撿拾薪柴 找塊休耕的農田 堆石頭烤番薯 爬樹找鳥巢 找螞蟻窩 曾經誤把蜂窩當螞蟻窩 結果被螫得滿頭包 自己玩泥巴 作泥塑 拔芒草作童玩 等等 這些童年往事 看似辛苦
但卻是何等的幸福

在野外自己跌倒 得自己爬起來 無形中會培養出越挫越勇的個性 在個人的生命過程中(感情 事業 健康) 曾面臨過不少的失敗與挫折 屢戰屢敗 年近半百 一事無成 總能絕處逢生 從事有機農場 沒有被打敗 靠的就是童年的經驗與社會歷練 且經常與大自然和土地親近 培育出獨立與自信的人格特質 所以越挫越勇 屢敗屢戰 而不易被挫折給擊倒 這是個人一點點的生命成長經驗 願與大家分享

其他即時農場活動資訊 配合手機更新方便 會及時上傳FB野草花果有機農場粉絲專頁 歡迎點閱!!

野草花果有機農場位置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野草花果有機農場

2010/01/26

探訪兒時的回憶~~圓覺寺與圓覺瀑布(3)

圓覺寺開山始祖來自觀音山 在圓覺寺後山大石塊有開山始祖刻字之景觀。在上去原有一個石洞 為僧侶閉關禪修之地 現已變成另一座寺廟。 連淨和尚乃圓覺之始祖 自大陸來台就在現在的碧山 巖(開漳聖王廟)看守廟堂。而後徒弟眾多 因感比丘理當住「寺」裡 於是有他遷之意 經信徒積極挽留 加上地方人士大力擁護 遂在小尖山(圓覺尖)前方面對鯉魚山之處找了這塊地。以當時的六百元買下 1924年成立了圓覺禪寺 當時是木造寮舍 幾經翻修才蛻變成當今的風貌

二舅(本慧法師)也曾經是這裡的住持 當年二舅在此 母親也常到圓覺寺當義工 當時我還在念國小 經常跟著母親到這裡幫忙 所以對這裡的一切有著深刻的記憶 雖然大殿曾經略作翻修 但大體上多還保留改建後的面貌



                                       這是要進入廟前廣場處的牌匾

                                   大雄寶殿 供奉西方三聖

                                      地下樓牆壁用的是白石湖當地沙沿

                            新建的停車場 右前方即為通往瀑布的步道入口

      進入步道後 都是石階 一路下坡 陽光穿過林蔭 忽明忽暗 微風徐徐 走來輕鬆無比

                    這是昔時攤販的聚集地之一 如今攤販已不在 此處可通往碧山路22號

                接近瀑布區左邊有一條舊步道 前方有座小石屋 目前是僧侶的修道小屋

                      小屋右前方有一顆形狀非常特別的巨石 鎮守著古步道

                                     圓覺瀑布隱約可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