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有機護生態 孩子體驗農耕樂


恭喜--野草花果有機農場於2014/06/15
順利通過台北市政府舉辦/台北市食農教育農場評選!!

想辦親子農務體驗營的動念來自~~瑞秋卡森的一句話:那些能感受大地之美的人 將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 直到生命的盡頭。
卡森(Rachel Carson,1907-1964)


一顆果子能有多少種子 粒粒可數,
一粒種子會結多少果實 無法計數.

有人這麼說 長期不接觸大自然的孩子 將來容易產生憂鬱症 也容易不專注。
文明化的大都會區 生活空間越來越小 人們與田野大自然的接觸 也日益疏離 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
都市化之後 身處城市的大人與小孩們 再也不能像50-60年代 享有鄉間生活或廣大的居住空間 現代化雖有其方便之處 我們不能否定進步的重要性 但在現代化的同時 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 能多一些與自然界接觸的機會 而不是讓小孩日後成為網路族 變成宅男宅女 這些是身為家長的我們 不能忽視的重要課題。
經營有機農場十五年 我發現老外與台灣人帶小孩來農場 家長讓小孩子接觸泥土的方式 大大不同 親子互動的方式也大不相同 通常老外會讓小孩盡興的與泥巴玩耍 會讓小孩在泥巴裡蹦蹦跳跳 而反觀台灣人 怕小孩弄髒鞋子 上車會弄髒車子 衣服弄髒ㄋ會不好清洗 手與身體不能髒兮兮 要清洗很麻煩 看到菜蟲馬上畏縮不前 也不敢抓蟲 只知道吃蔬菜水果 但不知如何辨認等等 於是無端讓小孩失去與泥土親近的大好機會 父母越呵護小孩 卻讓小孩日後失去獨立自主的能力
我們能照顧小孩一輩子嗎?讓小孩長大後 變成社會白痴 變成禁不起任何挫折的草莓族 將是情何以堪 所以這些因素 值得家長們去省思與探討!!

我生長在山上 孩童時期跟著父母下田耕種 假日得上山挑材 賺取微薄的工資 隨手可採的柑橘 苦桃 土芭樂
閒暇 到森林裡撿拾薪柴 找塊休耕的農田 堆石頭烤番薯 爬樹找鳥巢 找螞蟻窩 曾經誤把蜂窩當螞蟻窩 結果被螫得滿頭包 自己玩泥巴 作泥塑 拔芒草作童玩 等等 這些童年往事 看似辛苦
但卻是何等的幸福

在野外自己跌倒 得自己爬起來 無形中會培養出越挫越勇的個性 在個人的生命過程中(感情 事業 健康) 曾面臨過不少的失敗與挫折 屢戰屢敗 年近半百 一事無成 總能絕處逢生 從事有機農場 沒有被打敗 靠的就是童年的經驗與社會歷練 且經常與大自然和土地親近 培育出獨立與自信的人格特質 所以越挫越勇 屢敗屢戰 而不易被挫折給擊倒 這是個人一點點的生命成長經驗 願與大家分享

其他即時農場活動資訊 配合手機更新方便 會及時上傳FB野草花果有機農場粉絲專頁 歡迎點閱!!

野草花果有機農場位置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野草花果有機農場

2010/03/28

白石湖吊橋通橋有感之三~~初發心

白石湖吊橋在多方努力之下 終於通橋(試營運) 從大年初一湧進ㄋ二萬人次以上的人潮 接連幾天的寒流春雨 讓許多打算出遊的市民興趣缺缺 但還是有許多民眾打著雨傘 來體驗這座台灣最新工法(目前為止算是台灣唯一工法)的白石湖吊橋 我問ㄋ許多遊客 對吊橋與濕地等景觀的看法 幾乎異口同聲的稱讚~~真水~~若不是這座吊橋 他們來到碧山巖一帶 是不會走進來這裡的 就算走產業道路進來 也不知道有後湖濕地這個地方
大家都驚嘆 台北市竟然還保有這麼具有自然美的地方 到ㄋ後湖濕地 才知道整個白石湖的美
我生在這裡 長在這裡 從小看到大的居家景觀 有這個機會將它公開跟大家分享這難得的絕佳環境 也是家族們的榮幸 雖然在施工過程中 遇到些許的小麻煩

回憶開園初期的三年 當草莓季結束 我都會利用溫室設施 種植夏季的葉菜類 但當蔬菜長成 卻因為草莓季已經結束 除ㄋ零星的登山客之外 沒多少遊客進到社區

於是 我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 在假日到碧山巖的石階旁 蹲坐在地上 販賣我的農作物 猶記得 第一年的夏天 我種ㄋ蘿蔓生菜 空心菜 食葉蘿蔔 莧菜 絲瓜 南瓜等 整盆的蔬菜拿出去販賣 當場現割 卻因為是新手 跟人家說這是用有機農法栽種的好菜 沒幾個相信 這真的是好菜 不用農藥 不用化肥 用的是我家的山泉水與農夫的愛心 澆灌出來的難得好菜 開始的一個月 從早上蹲坐到太陽下山 菜還剩一大半 到ㄋ第二個月開始有多位客人 開始回竉跟我購買 她們稱讚我的菜非常好吃 因此才慢慢打開蔬菜的銷路

第二年與第三年的夏天 我依然將盆栽蔬菜 整盆用車載到碧山沿石階旁販賣 生意才稍有起色 販賣的時間 縮短ㄋ許多 也都能賣完 都是阿彌陀佛與聖王保佑 我這農夫
在這三年當中 我記錄觀察ㄋ假日遊客的情形 也問ㄋㄚ英與阿枝 二位常年假日在此販賣的村人
她們都異口同聲的告知 來此的人一年不如一年 生意差好多! 不知如何是好。

當時我心中思考著 到碧山巖的人潮怎會越來越少?於是我對此下ㄋ自己的註解:
一 雪山隧道完成 台北都會區的人潮到宜蘭 花蓮去ㄋ
二 貓纜完工 遊客都到貓空去ㄋ
三 海芋的話題行銷 相當靈活 也吸引ㄋ不少遊客到北投去ㄋ
四 中南部與東部 推展休閒農業不遺餘力 也吸引大批的台北客 利用周休二日 到中南部 東部
住民宿 看花海去ㄋ
五 八里 淡水 三峽老街的休閒建設 也如火如荼 人潮也都到 淡水 三芝 八里 三峽去ㄋ

反觀 白石湖
一 本身屬於封閉型的圈谷環狀地型 既沒有主要動線 讓遊客到社區來(內湖到士林的道路動線在碧山巖停車場旁) 二十多年來 靠的只有僅存的五個草莓戶 繼續經營觀光農園 草莓季才有話題 草莓季後 猶如一座無人疼愛的山城

二 還有幾位農戶們栽種蔬菜 大多拿到山下 市場販賣 賺取微薄的收入養家活口 年輕人大多不願留農

三在長期被禁建與保護的理由之下 使得山城聚落環境相當髒亂 縱然天然景觀相當豐富 但人文景觀 道路景觀 聚落違建 卻是破舊與殘缺不全 這是不爭的事實

四長期處在封閉的居住環境下 老一輩的人思想比較老舊 深怕過多的改變會破壞原有的家園
就拿在民國七十八年發生的故事來探討一番:
本來當時的建設局與農會 有幫白石湖規畫二條道路 一條是從恆光禪寺後面的郭家連接到五指山 一條是從黃氏古宅旁連接到大湖街 當時郭家古宅路段已經發包動工 卻因為郭家屋旁的一棵樟樹 地主不同意施工 而作罷 使得這個案子 執行率掛零 這是當時白石湖的一大損失
而黃氏古宅這邊 也因為屋前的前端土地無法取得 而作罷
這二個道路工程 當時若能順利開通 白石湖就就不會因而繼續沒落二十年 看看現今的假日 到五指山的人潮增加多少 反觀2009年以前的白石湖遊客卻日益減少

五自私與鄉愿的思想(坦白說 就是見不得人家比我好的觀念 )仍存在於不少村人的心中 這樣的現象 其實也普遍存在台灣許多的農村與都市的社區之中 如何整合與團結共識 屏除以自我為中心的觀念 是社造工程的一大課題

在上述將社區自我與外在因素的比較下 我心中萌生此一構想 ~~唯有利用碧山巖的假日遊客與碧山巖廟方的現有停車場空間 以興建一座具誘因的景觀吊橋方式 將遊客從外圍連結導引到社區內部 實有必要
待續..........

2010/03/27

關於白色情懷

有一天志工這樣子問我 馬丁 你寫的白色情懷 是有特殊的內容嗎?
我才寫這篇來稍加闡述一下:
這是一個曾經發生的愛情故事 地點在T大  雖然結局不完美 但在特定的時間點 景物依舊
而伊人不在 那份惆悵與感傷 多少會令人 心有戚戚焉 曾經擁有是那樣的幸福 不知珍惜當下 當失去才知道自己的深情 遺憾已經發生 用再多的懺悔 終究無法挽回那份失去的感情
幸福 有時是用錢買不到的 就跟健康一樣 失去ㄋ健康 才知道健康的重要 遠勝過擁有千萬財富

每當三月皚皚如雪的流蘇花開 T大校園某棵流蘇樹下 總有那麼一位癡情的人兒 每年此時必來佇足 一轉眼三十年過去 他一如往常
在流蘇花開的樹下 緬懷曾經有過的共同記憶 椰林道上兩人共乘鐵馬的身影 在流蘇花盛開的時節 勾起更多的記憶 有甜美 也有些許的失落 曾經因失落而短暫失憶 曾經一度想遁入佛門 淒涼的感情結局 讓她失去所有

每當流蘇花謝 低頭在白色花毯裡 撿拾片片細小的白色花瓣 撿拾花瓣就像在撿拾著過往 眼淚跟隨著手指的每一個動作 在眼角微潤
大葉欖仁飄落的葉子 也曾是撿拾的標的  後悔不見得是懺悔  懺悔卻一定是後悔  感情如夢幻泡影般早已成空 深沉的心底卻永遠像刀割 懺悔換不回任何的回應

每當流蘇花開 他都會在此低頭仰望 從新葉枝條穿透而來的陽光 像電石般滲到心底 每一次的電光怎樣也喚不回  是自己太深情 還是自己太無情??如果能夠重新來過 如果時光能夠倒轉 他會選擇婚姻 而不是逃避 也不是冷漠無情的拂袖而去 一時的衝動 往往造成無法收拾的殘局 而令人扼腕 嘆息!!

2010/03/26

送往迎來之2~~蛻變中的野草花果

從2010/03月開始 會是農場自開園以來最忙碌的月份 也該是讓農場蛻變的時候ㄋ 當別人 想要加入有機生產的行列 而我已經悄悄向前跨出一大步 這就是一種自我定位的提升唯有如此農場才能繼續突破 都會區的農園 若只停留在初級的農業生產 無非是自我設限 終有一天還是會被淘汰 所以如何讓自己的事業或產業升級 必能立於各行各業的金字塔頂端 領導風騷
從去年夏天開始 農場早已試辦多次的校外教學 讓小朋友認識農場生態 與採果體驗等暖身活動 累積經驗值 加上學生時期 救國團的帶隊經驗 登山社二任社長的資歷 與登山社響導的資歷 農場要轉型 辦理各項活動對我來說 一點也不困難
在一 二月份 農場就開始跟客人預告 我們即將開辦農場解說與體驗課程 內容包含 人文景觀導覽 濕地與農場生態作物解說 DIY(異業結盟與農場自營二種) 這跟我當初開園的理念完全吻合 永續經營是有機產業的基本 這也跟社造理念接近
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 衡量自身的能力非常重要 所以我前面的五年著種在有機生產的突破 與農場環境的營造 種野薑花 保留原生植物 例如刺蔥 茄苳 山櫻花 森氏紅淡比 山芙蓉 杜虹花等 從小苗開始種植 用時間與耐心等待這些非農作物的緩慢成長 到今年山櫻花開 染井吉野櫻也開始吐露少許的花苞 575地號濕地的營造整個農場的生態環境變得非常完整 這就是農場永續生存的能量 加上白石湖吊橋完工通橋 也是農場今年開始接團的原因

三月份農場承接十個團體 有三個是休閒農業參訪 七個是農場體驗與生態解說 採果
由於農場尚未經營餐飲 用餐我們就幫客人在碧山巖訂餐 DIY我們推薦給隔鄰的阿忠嫂 讓她承接草阿粿DIY 這樣的結盟方式 可以幫助自己也可以成就別人 餐飲與草阿粿農場分文未取 至於
解說費 我會回饋給三伯的女婿 當初請他同意施作平台區 這是我給他的承諾 所以地主的回饋金是一定要給的 若不是他還有父親與兄弟的同意讓市府施作農改工程 就沒有今天後湖濕地景觀的呈現
也沒有人潮一再湧現 到白石湖來 反觀農場的正門是在濕地下方的產業道路旁 人潮的到來 對我幫助卻幾乎是零 若以私人立場來考量 提供土地 營造公共空間 讓大家來休閒 踏青 幫助周遭的鄰居轉型 營利 對自己的幫助卻有限 竟還被說成是在圖利我自己 真是情何以堪???

2010/03/19

白色情懷

三四月的日子
心 像春雨般

依然來到流蘇下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由低處仰望
靄靄白雪穿透嫩葉 
呈現的純潔素雅
隱隱約約 隨風搖曳


風起時 
飄落陣陣花雨
腦筋恍神
望著滿是白花的花毯


心緒 像決堤的池水
掀起陣陣漣漪
淚水 也不聽使喚
奪眶而出


不敢嚎啕
只有輕聲啜泣
依然仰望
佇立在流蘇樹下


三四月的日子
流蘇下的 身影
依然低頭細數
片片飄落的白花















2010/03/18

鸢尾花開~在古錐埤~2010/03/17

鳶尾花語:花中有景 景中有花
鸢尾花因花瓣形如鳶鳥尾巴而稱之 其属名iris為希臘語“彩虹”之意 喻指花色豐富。
在法國 鸢尾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有一種傳說 就是彩虹曾拯救過法南客國王 當他看到彩虹從萊茵河上升的時候就知道這時的河水已經是淺水狀態 於是度過萊茵河 躲避敵人的追擊 
 iris在法國又被萃取為香精代表 被稱為艾莉絲香精
 而在日本京都古城 有許多古埤塘種植著睡蓮與鳶尾 面積相當廣闊 當大面積的鳶尾花開 浪漫的紫鳶尾叫人迷戀 久久不願離開 百看不厭


農場古錐埤內的鳶尾花 為數不多 假以時日 會有另一番風情


苦苓~~青綠的嫩芽襯著紫色花苞

苦楝花語: 望向遠方 只為一眼就能看見 人海中 你温暖的笑颜
來到古錐埤木棧橋上或環湖步道 您可以看到步道下方 有一排的苦苓樹 正開著浪漫的紫花 跟流蘇花比豔苦苓花充滿著浪漫氣息 流蘇的素雅幽香 二種台灣原生喬木 展現不同的風情
苦楝又名森樹 或苦苓是台灣原生種喬木。
  春天開紫色的花 具香味 嫩枝皮孔密佈 因木材味苦故名苦楝。
  耐潮耐風可作家具 樹皮與果實可作有機驅蟲劑。果實成熟時會由綠轉黃 因有苦楝素 所以具有毒性 故不能任意採食。果實有毒 卻又是許多小鳥的最愛?
  苦楝未開花時與台灣欒樹類似 都是羽狀複葉 分辨方法以樹幹辨別最容易 苦楝樹幹縱溝裂 而台灣欒樹則呈雲片狀剝裂。
 青綠的嫩芽襯托著紫色花苞 準備迎接淡淡的三月天

流蘇花~如皚皚白雪般綻放

三月初在後湖濕地 看的到如皚皚白雪般的花綻放著 隨著時間她越開越多 一個星期不見 居然已經瑞雪籠罩般...她的名字就叫流蘇花....
流蘇的學名:Chionanthus retusus 木犀科 流蘇樹屬 它的花型像中國結的流蘇 因而得名
別名:流疏樹、茶葉樹、千筋子、烏金子 每年三月至四月是她的花期...。所以現在開始是欣賞她的季節....  走一趟白石湖吊橋 與後湖濕地 您會與她邂逅  讚嘆它的素雅與幽香
當您走過白石湖吊橋  回頭看看南端邊坡 在2009年07月種下的流蘇 已經開始綻放素雅的花朵 迎接到訪的遊客 接著走過水泥步道 到一處廢棄的紅龍果園 七棵流蘇像禮兵般 佇立在雜草之中 綻放著白花 迎接貴客到來

緊接著過春秋步道 走到農場側門處古錐埤入口 香味更是濃郁 有女真 葡萄柚 流蘇在這裡互相比賽 看看誰的香味最迷人 會讓你分不清 到底是哪種花香

                          淡淡的幽香 隨著微風陣陣飄送在濕地步道與平台區

不到一年 它就展現與眾不同的花容給眾人觀賞 相信 隨著時日會一年比一年更美 開得更多 更香

2010/03/15

無尾鳳蝶~~農場生態

03/01在草莓區工作時 ms.蔡發現的無尾鳳蝶 直喊:馬丁 快拿相機來 好美喔!! 她到農場四個月ㄋ 這段期間幫農場不少忙 整理草莓 幫忙菜區拔草的工作 還要到濕地區幫忙種花 真是感恩!!
無尾鳳蝶的翅膀表面底色為黑色 佈滿大小不一的米黃色斑紋或斑點
雄蝶前翅接近三角形 後翅外緣呈現輕微波浪狀 沒有尾狀突起 所以又稱為無尾鳳蝶。
雌蝶體型較大 前翅翅形寬圓 外觀與雄蝶相近 後翅內緣無明顯性徵。 
無尾鳳蝶的最愛就是芸香科植物~柑橘

2010/03/13

白石湖吊橋通橋有感之2~~大地怕髒!!請不要欺侮他們!!~~

白石湖吊橋已於2010/02/14通橋 讓遊客通行 從通橋到今天正式滿月 我在假日都會觀察 遊客到訪的情形 有時會去徵詢遊客的需求與看法 當作日後修正的參考
而身為白石湖的子民 我看到ㄋ遊客對環境帶來的破壞(雖然比率不高)但我還是要懇請大家
歡迎大家到白石湖一遊 但也不要造成地方聚落住戶與大地環境過多的負擔
雖然地方還有許多急需改進之處 但畢竟目前都還處於test階段 還未步入正軌 請各方見諒!!
地方與遊客的互動是雙向的 良性的 我們提供一個全新的新景觀 讓遊客們多一處遊憩 休閒的好處所 目的無他
就是期待遊客能幫忙拼經濟 多在白石湖消費 幫忙提升農民的經濟 這也是台北市政府產發局幫忙施作農業環境改善工程的原始本意!!也是我們的期盼!!

吃完冰淇淋後 任意丟棄在古錐埤入口木棧階梯上的木棒
                     吃完的草莓冰淇淋外盒 被丟棄在靠近吊橋的步道上
                                  台北都會區的居民 素質不是都非常高嗎?

                       邊走路邊抽菸後 任意丟棄在石板上的菸蒂
                      遊客在濕地區平台吃完東西後 任意丟棄在濕地區草皮上的垃圾


老家前面的看台區 當初設計的目的是讓遊客能在這裡坐著休息 賞景 卻被許多小朋友 或大人站上去踐踏 看台區後方老家的荷花池 原本養ㄋ二隻綠頭鴨 許多遊客卻為ㄋ要看到鴨子 任意踩踏池畔的花圃 造成許多植栽的死亡 魯冰花區遊客為ㄋ照像 鑽進花海 破壞ㄋ魯冰花植株


遊客來ㄋ 髒亂也來ㄋ與我原本的擔心 相去不遠

老家榕樹下的石桌 被遊客當成野餐區 吃飽ㄋ 拍拍屁股人走ㄋ 卻留下ㄋ一堆...................

衛生紙 菸頭 被塞在木棧橋樁上
吃完的果皮與袋子 被丟棄在同心池平台區下

濕地區的垃圾 隨處可見 真讓人心痛


同上

同上
遊客在碧山巖停車場買的烤玉米 吃完後直接往吊橋下方的草皮丟棄


堂哥們正在做房屋修繕工程 工程廢棄物的袋子 還沒封口 堆積在老家停車場旁 被遊客當垃圾袋放置更多的垃圾


我們怕髒 請不要增加我們的負擔

2010/03/09

魯冰花種植記錄~~4

這是農場志工MS蔡&菊娥兩人在2010/01/18 正頂著冬天極度反常的豔陽天氣 在濕地旁家族三伯的田區幫忙魯冰花海區作收尾補植的工作 由於是第一次種植魯冰花 所以採用ㄋ二種方式種植 把它當實驗 可作日後的栽種參考

愛心構圖的魯冰花 滿月時的記錄
      白石湖吊橋通橋在即 我趁著除夕前一天背著除草機把濕地步道兩旁的雜草   清理一番
在有些人眼中 我可能是個呆子 傻子  把好好的一塊地 做公益般當開放空間使用 其實利他就是利己 但畢竟濕地還是私人的土地(不是一般的公園) 沒太多的人力作維護工作 請來此的遊客能珍惜這塊濕地 好好共同愛護  照像時請不要把魯冰花給踐踏到 也期待遊客在吃東西後 能把垃圾帶回家裡 不要留下任何的紀念品在此 謝謝!!

2010/02/28的愛心 已經長高許多
這是陳兄的傑作 代表台灣勇士的意涵
2010/03/02的愛心已開出魯冰花
2010/03/04的愛心
種植在愛心圖案上方的藍紫色已經開出許多花蕊
溫度持續高溫 魯冰花凋謝的速度超快 但是我也發現魯冰花還有側芽 所以它的花期還會持續
2010/03/06愛心外圍的黃色輪廓更為明顯

2010/03/04

幾度夕陽紅~~春登大崙頭山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楊慎


走在春天的山裡 最是舒服 看著滿山的綠葉新芽掛在枝頭 讓人充滿ㄋ希望與期待

工作告一段落 決定走一趟大崙頭看夕陽去 依照在地人的慣例 還是會走郭家古宅路線 所以我也不例外 來到往大崙頭山的半路 忍不住會先去看看剛整治好的埤頭湖 看那清澈帶點淺藍的湖水 
想著兒時 看過鴛鴦 野鴨成群的記憶 而今 此處幾度的整治不當 造成湖面乾枯 從此讓無數的野鴨也隨著消失在這白石湖山區 期待成功整治後的埤頭湖 能再看到昔日的鴛鴦與水鴨  悠然自在的嬉戲在這美麗的山城埤塘之中

             這就是埤頭湖 還有後續工程 
        走到接近山頭的步道 依稀看到斜掛在遠方大崙尾山的夕陽
         同樣的山景 同樣的山路 不同的時間走來 感覺卻都會有所不同
     人生能有多少寒暑 讓我觀賞這美麗的夕陽 不禁想到~~楊慎的~~˙臨江仙~~

                      ~~青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 ~~
      夕陽已消失在遠方的林口台地 此時的七星山方向依然是輪廓清晰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