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有機護生態 孩子體驗農耕樂


恭喜--野草花果有機農場於2014/06/15
順利通過台北市政府舉辦/台北市食農教育農場評選!!

想辦親子農務體驗營的動念來自~~瑞秋卡森的一句話:那些能感受大地之美的人 將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 直到生命的盡頭。
卡森(Rachel Carson,1907-1964)


一顆果子能有多少種子 粒粒可數,
一粒種子會結多少果實 無法計數.

有人這麼說 長期不接觸大自然的孩子 將來容易產生憂鬱症 也容易不專注。
文明化的大都會區 生活空間越來越小 人們與田野大自然的接觸 也日益疏離 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
都市化之後 身處城市的大人與小孩們 再也不能像50-60年代 享有鄉間生活或廣大的居住空間 現代化雖有其方便之處 我們不能否定進步的重要性 但在現代化的同時 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 能多一些與自然界接觸的機會 而不是讓小孩日後成為網路族 變成宅男宅女 這些是身為家長的我們 不能忽視的重要課題。
經營有機農場十五年 我發現老外與台灣人帶小孩來農場 家長讓小孩子接觸泥土的方式 大大不同 親子互動的方式也大不相同 通常老外會讓小孩盡興的與泥巴玩耍 會讓小孩在泥巴裡蹦蹦跳跳 而反觀台灣人 怕小孩弄髒鞋子 上車會弄髒車子 衣服弄髒ㄋ會不好清洗 手與身體不能髒兮兮 要清洗很麻煩 看到菜蟲馬上畏縮不前 也不敢抓蟲 只知道吃蔬菜水果 但不知如何辨認等等 於是無端讓小孩失去與泥土親近的大好機會 父母越呵護小孩 卻讓小孩日後失去獨立自主的能力
我們能照顧小孩一輩子嗎?讓小孩長大後 變成社會白痴 變成禁不起任何挫折的草莓族 將是情何以堪 所以這些因素 值得家長們去省思與探討!!

我生長在山上 孩童時期跟著父母下田耕種 假日得上山挑材 賺取微薄的工資 隨手可採的柑橘 苦桃 土芭樂
閒暇 到森林裡撿拾薪柴 找塊休耕的農田 堆石頭烤番薯 爬樹找鳥巢 找螞蟻窩 曾經誤把蜂窩當螞蟻窩 結果被螫得滿頭包 自己玩泥巴 作泥塑 拔芒草作童玩 等等 這些童年往事 看似辛苦
但卻是何等的幸福

在野外自己跌倒 得自己爬起來 無形中會培養出越挫越勇的個性 在個人的生命過程中(感情 事業 健康) 曾面臨過不少的失敗與挫折 屢戰屢敗 年近半百 一事無成 總能絕處逢生 從事有機農場 沒有被打敗 靠的就是童年的經驗與社會歷練 且經常與大自然和土地親近 培育出獨立與自信的人格特質 所以越挫越勇 屢敗屢戰 而不易被挫折給擊倒 這是個人一點點的生命成長經驗 願與大家分享

其他即時農場活動資訊 配合手機更新方便 會及時上傳FB野草花果有機農場粉絲專頁 歡迎點閱!!

野草花果有機農場位置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野草花果有機農場

2010/03/27

關於白色情懷

有一天志工這樣子問我 馬丁 你寫的白色情懷 是有特殊的內容嗎?
我才寫這篇來稍加闡述一下:
這是一個曾經發生的愛情故事 地點在T大  雖然結局不完美 但在特定的時間點 景物依舊
而伊人不在 那份惆悵與感傷 多少會令人 心有戚戚焉 曾經擁有是那樣的幸福 不知珍惜當下 當失去才知道自己的深情 遺憾已經發生 用再多的懺悔 終究無法挽回那份失去的感情
幸福 有時是用錢買不到的 就跟健康一樣 失去ㄋ健康 才知道健康的重要 遠勝過擁有千萬財富

每當三月皚皚如雪的流蘇花開 T大校園某棵流蘇樹下 總有那麼一位癡情的人兒 每年此時必來佇足 一轉眼三十年過去 他一如往常
在流蘇花開的樹下 緬懷曾經有過的共同記憶 椰林道上兩人共乘鐵馬的身影 在流蘇花盛開的時節 勾起更多的記憶 有甜美 也有些許的失落 曾經因失落而短暫失憶 曾經一度想遁入佛門 淒涼的感情結局 讓她失去所有

每當流蘇花謝 低頭在白色花毯裡 撿拾片片細小的白色花瓣 撿拾花瓣就像在撿拾著過往 眼淚跟隨著手指的每一個動作 在眼角微潤
大葉欖仁飄落的葉子 也曾是撿拾的標的  後悔不見得是懺悔  懺悔卻一定是後悔  感情如夢幻泡影般早已成空 深沉的心底卻永遠像刀割 懺悔換不回任何的回應

每當流蘇花開 他都會在此低頭仰望 從新葉枝條穿透而來的陽光 像電石般滲到心底 每一次的電光怎樣也喚不回  是自己太深情 還是自己太無情??如果能夠重新來過 如果時光能夠倒轉 他會選擇婚姻 而不是逃避 也不是冷漠無情的拂袖而去 一時的衝動 往往造成無法收拾的殘局 而令人扼腕 嘆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