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有機護生態 孩子體驗農耕樂


恭喜--野草花果有機農場於2014/06/15
順利通過台北市政府舉辦/台北市食農教育農場評選!!

想辦親子農務體驗營的動念來自~~瑞秋卡森的一句話:那些能感受大地之美的人 將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 直到生命的盡頭。
卡森(Rachel Carson,1907-1964)


一顆果子能有多少種子 粒粒可數,
一粒種子會結多少果實 無法計數.

有人這麼說 長期不接觸大自然的孩子 將來容易產生憂鬱症 也容易不專注。
文明化的大都會區 生活空間越來越小 人們與田野大自然的接觸 也日益疏離 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
都市化之後 身處城市的大人與小孩們 再也不能像50-60年代 享有鄉間生活或廣大的居住空間 現代化雖有其方便之處 我們不能否定進步的重要性 但在現代化的同時 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 能多一些與自然界接觸的機會 而不是讓小孩日後成為網路族 變成宅男宅女 這些是身為家長的我們 不能忽視的重要課題。
經營有機農場十五年 我發現老外與台灣人帶小孩來農場 家長讓小孩子接觸泥土的方式 大大不同 親子互動的方式也大不相同 通常老外會讓小孩盡興的與泥巴玩耍 會讓小孩在泥巴裡蹦蹦跳跳 而反觀台灣人 怕小孩弄髒鞋子 上車會弄髒車子 衣服弄髒ㄋ會不好清洗 手與身體不能髒兮兮 要清洗很麻煩 看到菜蟲馬上畏縮不前 也不敢抓蟲 只知道吃蔬菜水果 但不知如何辨認等等 於是無端讓小孩失去與泥土親近的大好機會 父母越呵護小孩 卻讓小孩日後失去獨立自主的能力
我們能照顧小孩一輩子嗎?讓小孩長大後 變成社會白痴 變成禁不起任何挫折的草莓族 將是情何以堪 所以這些因素 值得家長們去省思與探討!!

我生長在山上 孩童時期跟著父母下田耕種 假日得上山挑材 賺取微薄的工資 隨手可採的柑橘 苦桃 土芭樂
閒暇 到森林裡撿拾薪柴 找塊休耕的農田 堆石頭烤番薯 爬樹找鳥巢 找螞蟻窩 曾經誤把蜂窩當螞蟻窩 結果被螫得滿頭包 自己玩泥巴 作泥塑 拔芒草作童玩 等等 這些童年往事 看似辛苦
但卻是何等的幸福

在野外自己跌倒 得自己爬起來 無形中會培養出越挫越勇的個性 在個人的生命過程中(感情 事業 健康) 曾面臨過不少的失敗與挫折 屢戰屢敗 年近半百 一事無成 總能絕處逢生 從事有機農場 沒有被打敗 靠的就是童年的經驗與社會歷練 且經常與大自然和土地親近 培育出獨立與自信的人格特質 所以越挫越勇 屢敗屢戰 而不易被挫折給擊倒 這是個人一點點的生命成長經驗 願與大家分享

其他即時農場活動資訊 配合手機更新方便 會及時上傳FB野草花果有機農場粉絲專頁 歡迎點閱!!

野草花果有機農場位置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野草花果有機農場

2009/02/24

有機草莓 -接受TVBS-N-一步一腳印 發現新台灣~~獨家專訪新聞內容

2009/01/04接受TVBS~N~一步一腳印~發現新台灣 播出有機草莓在內湖 生態平衡為健康專訪內容~新聞來

源~~PChome新聞列印

記者:徐佩緹

該是歲末寒冬,草莓的盛產季節,今年盛產草莓的台北市內湖山上,唯一一家,4年沒用過農

藥的農園裡,還正在等著,開花結果的草莓,卻很不給林清立面子,除了少數果實像艷紅的小

燈籠,開始張燈結綵,其他的,要不是,正在努力由綠轉紅,就是依然還是一朵白花。
有機草莓農林清立:「10月份、11月分的平均溫度太高,它的低溫的總時數不夠,那所以它

的花苞就平均來講,延後大概有,延後大概1個月左右,今年草莓,會比往年還晚,預計大概

是元宵節以後,我們這邊的草莓,才會正式量產。」

天候因素,讓今年的草莓,量少又收成晚,從產區苗栗大湖,到台北內湖,都是這樣;不過,

這也嚇不倒林清立了,自從4年前,決定回老家內湖種草莓,而且還是義無反顧的,種有機草

莓林清立就有心理準備,這個選擇,將會面臨,非常多狀況。

有機草莓農林清立:「那等到91年的時候,應該是端午節,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早上3、4點

的時候,突然肚子非常的痛,就這樣子跳到了床下,後來就請朋友馬上送我到醫院去,一檢查

,什麼膽啦、胃啦、盲腸啊,同時都有問題。」

這場大病,讓林清立躺在醫院裡1個月,在這之前,他做的是蔬果批發生意,從沒想過,賣給

人的是均衡飲食的蔬菜水果,到頭來,自己卻失了健康。

有機草莓農林清立:「因為,你當一個盤商,有時候可能客人隨時要跟你要貨,你就會覺得壓

力非常的大,你必須要去找貨源,或是說馬上送貨到他們那裡,尤其是大節日的話,市場需求

量,又更大出院之後,身體調養也調養不起來,加上因為住院那段期間,可能也疏於工作上的

管理,後來工作上也不是很平順啦,就決定說,那乾脆把整個工作,都結束掉,乾脆就找一個

老家的那個土地啊,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好了。」

回到內湖老家,7、8個月的山居歲月,林清立開始覺得,有點閒不下來,看到山坡上,荒廢

了7年的農地已經雜草叢生,他拿起了鋤頭,先開始種菜。

想起從前,批發蔬果時,到處跑產地的見聞,這次換他自己當農夫,就算是為了身體,林青立

也不想再讓農藥,出現在他的田地裡。有機草莓農林清立:「幾乎台灣所有的產地,我都走過

,那我們台灣的那個農業環境,農民的辛苦在哪裡,我也曉得,我們都是在用一些,先進國家

過去不用的那種垃圾的東西,像那個除草劑,它以前美軍用在越戰的時候最多,就是那個落葉

劑,那個一撒,它整片北越的森林,全部都毀了。」

不過,既然回到內湖,林青立也很想投入這裡觀光價值最高的草莓;但當時,內湖山上,已經

有8戶,種了1、20年的草莓農,想要市場區隔,林青立選種有機草莓。

有機草莓農林清立:「我是認為說,後面幾個農戶,他們都已經生產20幾年了,他們的基礎

很好,有固定的客源,我如果說,跟他們種一樣的草莓,可能會搶他們的生意,多少一定會啦

,,第二個就是說,我不希望,再去接觸有毒的東西,因為本身自己的身體也不好,那我一定

要走有機的方向,我才願意走下去。」

第一年,新搭好的溫室裡,林清立就想突破傳統,把長在地上的草莓,給全部埋進有機土壤的

盆子裡,試圖先平衡生態。有機草莓農林清立:「如果說,是用傳統的這種模式,(傳統)慣

型農法的話,它勢必要在土壤裡面,可能要放很多的那個農藥,包括去除線蟲或是雞母蟲,那

你相對的,你這些農藥在土壤裡面,它除了有殺蟲的功能之外,其實也把很多的微生物,都把

它殺掉了。」

從前在內湖,沒有人把長在地上的草莓,種進離地的盆子裡,林清立溫室裡的草莓,卻像是在

上台階,爬了3、4層樓高。有機草莓農林清立:「我的溫室的面積不是很大,我盡量就是說

,第一個,我要增加坪效,那我們用立體的方式,至少能夠增加4成的面積的單位產量;第二

個就是說,我在管理、在摘除葉子或是在種的時候,這個過程都很輕鬆,因為傳統的土壤式的

栽培,就是說,農夫都必須要蹲在地上,那這個腰,他們很容易痠,那要長期的工作,你勢必

要考慮到自己的功能,那客人,對客人來講,他在採摘的時候,他也很輕鬆。」

一切好像都計畫得很完美,那年,林清立也很順利歡喜迎接收成,他心裡還在想,原來種有機

草莓,就是不用農藥,涵養土地,然後等著草莓豐收。有機草莓農林清立:「因為環境是新的

環境,它休耕過的地方,你突然間種植,它幾乎都是新的,它原來的環境裡面,沒有這些病源

,或者是蟲害的那個來源,但是你經過,第一年之後呢,你就告訴生態界,這邊有草莓,有牠

們需要的東西,它們馬上就會來了。」

緊接著2年,林清立才真正感受到有機耕種的點滴在心頭。有機草莓農林清立:「第二年、第

三年種出來的草莓是,前一個月還很正常,第二個月開始,它的植株慢慢的矮下去,然後那個

葉子,小小的,那後來,果實的那個顆粒也小,那產期也比人家晚。」

種有機草莓,遇到嚴重瓶頸,林清立只好到有機認證單位和農委會的肥料訓練班上課,一張張

證書,給了他一個新啟發,農藥對草莓雖然有立即殺蟲的效果,但如果不用農藥,那就得找出

一個,和害蟲共處的方式。

有機草莓農林清立:「開始就是,有那個斜紋夜盜蛾啦,那蚱蜢也會來吃,在秋天的時候,蚱

蜢牠也會進來吃,其實葉子你就是讓他進來吃,葉子你就是讓牠吃還OK啊。」

林清立特別留了,草莓盆栽下的野花雜草,想請蟲兒飽餐一頓後,就別打草莓的主意;至於聞

香而來的小鳥,林清立在溫室旁,另有桑椹樹招待。有機草莓農林清立:「桑椹呢,就提供給

,這個像台灣藍鵲啦、白頭翁牠們,還有五色鳥,都會來吃,像現在你聽到的,那就是白頭翁

的聲音,牠們就是準備要來吃桑椹,那它們有這個食物的來源之後,也會比較不會,去注意到

我溫室裡面的草莓…。」

溫室裡,還高高掛著圓形的,誘蟲盒,裡面正散發著一種,性費洛蒙的氣味用來吸引害蟲,自

投羅網,懸吊著黃色,藍色的紙張,則是用顏色,來黏住蟲子;還有用天然植物無患子和葵花

油調製的營養液,噴灑在草莓上殺菌。

林清立一直只用這些,防蟲害的方式,他不向農藥低頭,還有一套和蟲害共生的哲學。有機草

莓農林清立:「你如果說,跟昆蟲是用敵對的心態,那就是在製造仇恨,每一種生物,牠必須

要有,傳宗接代的功能,牠勢必會演化會進化,所以,牠的數量永遠比我們人類還多。」
想透了這個道理,對於這3年,種有機草莓虧損,只能靠太太,在外工作,林清立也就豁達得

多,尤其是每當摘下草莓,就能安心直接往嘴裡送的成就感。有機草莓農林清立:「老天爺就

是這樣子,反正農民賺不了什麼錢啦,至少還可以,留一些自己種的東西吃,那種感覺,還不

錯啦。」
經過這3年,一個人種有機草莓的日子,原本打算和附近8家農戶,做市場區隔的林清立又開

始思考,既然都和昆蟲,建立了分享模式,那何不和其他草莓農,一起分享,他種有機草莓的

理念。
住在附近的堂哥,種草莓已經20多年,他就是林清立,第一個想要說服的對象。有機草莓農

林華達:「之前,農會也有推廣過,大家也不敢做啊請老師來講課,叫我們做,做了我們這裡

也不成功比較多啦,以前是這樣想法啦。」記者:「以前那時候,是怎麼想?」林華達:「我

也在想說,他一定不會成功的啦。」
可惜,就算是堂哥一開始,對林青立也很沒信心,畢竟十幾年前,農會在內湖推廣種過有機草

莓,沒成功,最後讓8家農戶,還是走回了用農藥的老路;現在就算林青立四處說服想和大家

分享,他種有機草莓的心得,也沒人敢投入。
有機草莓農林清立:「我最慘的時候,他們都看過啊。」記者:「所以他們看了更不敢種?」

林清立:「第三年那時候慘狀,他們都看過。」記者:「他們就因為這樣不敢種?」林清立:

「對,所以他們也會怕,慢慢的第四年,有比較進步了。」
林清立知道,要說服大家,或許不容易那乾脆,就用潛移默化這一招;今年,他在堂哥的草莓

園裡悄悄的,也掛上了他用的誘蟲盒,想勸堂哥,試著別用農藥。有機草莓農林清立:「你今

年如何?」有機草莓農林華達:「早花應該算,算,已經採了一期花了。」記者:「感覺和你

別的溫室的有什麼差別?」林華達:「第一期,沒差別,第一期花來講。」林清立:「他是覺

得說,跟慣型的收成,都差不多,下一期就不曉得了。」
好像,一切都還有待觀察;不過,林清立卻很有把握,他當初遇過的挫折,不會讓堂哥再和他

一樣,如果堂哥這次,小規模試種的有機草莓,也成功了,下一步,林清立就要再去說服內湖

其他草莓農,一起加入;林青立正默默期待著改變內湖的草莓和生態,或許能從這片山頭,慢

慢開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