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有機護生態 孩子體驗農耕樂


恭喜--野草花果有機農場於2014/06/15
順利通過台北市政府舉辦/台北市食農教育農場評選!!

想辦親子農務體驗營的動念來自~~瑞秋卡森的一句話:那些能感受大地之美的人 將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 直到生命的盡頭。
卡森(Rachel Carson,1907-1964)


一顆果子能有多少種子 粒粒可數,
一粒種子會結多少果實 無法計數.

有人這麼說 長期不接觸大自然的孩子 將來容易產生憂鬱症 也容易不專注。
文明化的大都會區 生活空間越來越小 人們與田野大自然的接觸 也日益疏離 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
都市化之後 身處城市的大人與小孩們 再也不能像50-60年代 享有鄉間生活或廣大的居住空間 現代化雖有其方便之處 我們不能否定進步的重要性 但在現代化的同時 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 能多一些與自然界接觸的機會 而不是讓小孩日後成為網路族 變成宅男宅女 這些是身為家長的我們 不能忽視的重要課題。
經營有機農場十五年 我發現老外與台灣人帶小孩來農場 家長讓小孩子接觸泥土的方式 大大不同 親子互動的方式也大不相同 通常老外會讓小孩盡興的與泥巴玩耍 會讓小孩在泥巴裡蹦蹦跳跳 而反觀台灣人 怕小孩弄髒鞋子 上車會弄髒車子 衣服弄髒ㄋ會不好清洗 手與身體不能髒兮兮 要清洗很麻煩 看到菜蟲馬上畏縮不前 也不敢抓蟲 只知道吃蔬菜水果 但不知如何辨認等等 於是無端讓小孩失去與泥土親近的大好機會 父母越呵護小孩 卻讓小孩日後失去獨立自主的能力
我們能照顧小孩一輩子嗎?讓小孩長大後 變成社會白痴 變成禁不起任何挫折的草莓族 將是情何以堪 所以這些因素 值得家長們去省思與探討!!

我生長在山上 孩童時期跟著父母下田耕種 假日得上山挑材 賺取微薄的工資 隨手可採的柑橘 苦桃 土芭樂
閒暇 到森林裡撿拾薪柴 找塊休耕的農田 堆石頭烤番薯 爬樹找鳥巢 找螞蟻窩 曾經誤把蜂窩當螞蟻窩 結果被螫得滿頭包 自己玩泥巴 作泥塑 拔芒草作童玩 等等 這些童年往事 看似辛苦
但卻是何等的幸福

在野外自己跌倒 得自己爬起來 無形中會培養出越挫越勇的個性 在個人的生命過程中(感情 事業 健康) 曾面臨過不少的失敗與挫折 屢戰屢敗 年近半百 一事無成 總能絕處逢生 從事有機農場 沒有被打敗 靠的就是童年的經驗與社會歷練 且經常與大自然和土地親近 培育出獨立與自信的人格特質 所以越挫越勇 屢敗屢戰 而不易被挫折給擊倒 這是個人一點點的生命成長經驗 願與大家分享

其他即時農場活動資訊 配合手機更新方便 會及時上傳FB野草花果有機農場粉絲專頁 歡迎點閱!!

野草花果有機農場位置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野草花果有機農場

2009/10/24

生態保育 大家一起來~~放養牛屎鯽與苦花記錄

2009/09/18 農場志工 鄭兄來電 他要送一些牛屎鯽到農場來 其實牛屎鯽是俗名
老一輩的人都是把"革條副橘"稱為牛屎鯽 目前在野外 因為棲息水質環境日益惡劣 野生的台灣石鮒和高體鰟鮍 也逐年減少當中

古錐埤是我童年的最愛 因為童年我經常到古錐埤抓牛屎鯽 每次都是滿載而歸 而當古錐埤廢棄後 就再也看不到它的影子 中年回鄉 尋遍整個山上的野溪 池塘都讓我失望 它真的在白石湖消失ㄋ

這也是其他地區的共同現象 大環境在家庭汙水 禽畜廢水 農藥與除草劑 還有許多重金屬與環境荷爾蒙的多重破壞下導致許多生物即將滅絕 或已滅絕
我們應共同正視
這一嚴肅的課題 人類如何降低對環境的危害 與生物的保育 是你我共同的責任

能幫某些生物保留或恢復棲地 是我的責任 也是大家的責任 如今古錐埤整治完成 正是許多生物
可以棲息的家



這是苦花魚閩南語叫苦花、苦偎。客語叫齊口、齊頭偎。
泰雅族原住民叫牠蒂烈娜。鄒族的傳說的魚的意思是「真正的魚」

這些苦花魚 還有石賓魚 與溪哥要感謝內湖高工的老師 他特地在2009/10/20到溪流中垂釣 帶來農場埤塘放養


老師專注的看著要放養的池塘環境 水質都非常適合



就決定要將它放流在屋後的池塘中




志工鄭兄(托兒所所長) 正要放養革條副橘與高體鰟鮍



加上之前放養的河蚌 古錐埤的生態日益豐富
河蚌與牛屎鯽共生的特殊方式 是生態教育的好題材





彩色的牛屎鯽 公魚顏色最美 母魚為銀白色具備保護色作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