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有機護生態 孩子體驗農耕樂


恭喜--野草花果有機農場於2014/06/15
順利通過台北市政府舉辦/台北市食農教育農場評選!!

想辦親子農務體驗營的動念來自~~瑞秋卡森的一句話:那些能感受大地之美的人 將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 直到生命的盡頭。
卡森(Rachel Carson,1907-1964)


一顆果子能有多少種子 粒粒可數,
一粒種子會結多少果實 無法計數.

有人這麼說 長期不接觸大自然的孩子 將來容易產生憂鬱症 也容易不專注。
文明化的大都會區 生活空間越來越小 人們與田野大自然的接觸 也日益疏離 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
都市化之後 身處城市的大人與小孩們 再也不能像50-60年代 享有鄉間生活或廣大的居住空間 現代化雖有其方便之處 我們不能否定進步的重要性 但在現代化的同時 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 能多一些與自然界接觸的機會 而不是讓小孩日後成為網路族 變成宅男宅女 這些是身為家長的我們 不能忽視的重要課題。
經營有機農場十五年 我發現老外與台灣人帶小孩來農場 家長讓小孩子接觸泥土的方式 大大不同 親子互動的方式也大不相同 通常老外會讓小孩盡興的與泥巴玩耍 會讓小孩在泥巴裡蹦蹦跳跳 而反觀台灣人 怕小孩弄髒鞋子 上車會弄髒車子 衣服弄髒ㄋ會不好清洗 手與身體不能髒兮兮 要清洗很麻煩 看到菜蟲馬上畏縮不前 也不敢抓蟲 只知道吃蔬菜水果 但不知如何辨認等等 於是無端讓小孩失去與泥土親近的大好機會 父母越呵護小孩 卻讓小孩日後失去獨立自主的能力
我們能照顧小孩一輩子嗎?讓小孩長大後 變成社會白痴 變成禁不起任何挫折的草莓族 將是情何以堪 所以這些因素 值得家長們去省思與探討!!

我生長在山上 孩童時期跟著父母下田耕種 假日得上山挑材 賺取微薄的工資 隨手可採的柑橘 苦桃 土芭樂
閒暇 到森林裡撿拾薪柴 找塊休耕的農田 堆石頭烤番薯 爬樹找鳥巢 找螞蟻窩 曾經誤把蜂窩當螞蟻窩 結果被螫得滿頭包 自己玩泥巴 作泥塑 拔芒草作童玩 等等 這些童年往事 看似辛苦
但卻是何等的幸福

在野外自己跌倒 得自己爬起來 無形中會培養出越挫越勇的個性 在個人的生命過程中(感情 事業 健康) 曾面臨過不少的失敗與挫折 屢戰屢敗 年近半百 一事無成 總能絕處逢生 從事有機農場 沒有被打敗 靠的就是童年的經驗與社會歷練 且經常與大自然和土地親近 培育出獨立與自信的人格特質 所以越挫越勇 屢敗屢戰 而不易被挫折給擊倒 這是個人一點點的生命成長經驗 願與大家分享

其他即時農場活動資訊 配合手機更新方便 會及時上傳FB野草花果有機農場粉絲專頁 歡迎點閱!!

野草花果有機農場位置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野草花果有機農場

2009/09/21

滿山春色~~~~後湖濕地露天音樂會~~弦樂四重奏曲目 1

宇愛光養生協會楊祕書長 把他在白石湖瓜果節露天音樂會錄製的弦樂四重奏內容轉給我 我會陸續把當天
弦樂四重奏完整的內容 分段PO上來跟大家分享

同心池露天音樂會其中的重頭戲~弦樂四重奏~演奏者來自畢業於台北市立教育大學音樂系 還有東吳音樂系的四位傑出演奏家 專業級的水準演出 備受所有來賓讚賞。

滿山春色是當天弦樂四重奏的第一首曲目 歌謠意境跟同心池
周遭的浪漫景緻 極為速配


這首台灣歌謠為1930年代 原創作詞者陳達儒 作曲者陳秋霖歌詞如下:

滿山春色 美麗好遊賞 第一相好水邊的鴛鴦你咱可比彼款的模樣 青春快樂這時上自由
滿山春色 逍遙好自在 半山鳥隻自由排歸排阮的心肝永遠為你愛 萬紫千紅祝賀咱將來
滿山春色 歡迎咱逍遙 沿路相牽爽快唱山歌心心相印青春上界好 咱的親密實在世間無

滿山春色發表於1930年 正值台語歌謠由盛轉衰 是日治時期最後幾首的臺灣創作歌謠。1937年 中日爆發戰爭 為控制臺灣人民的思想殖民政府大力推動「皇民化」運動 下令禁止使用漢文 全力打壓臺灣文化 台灣歌謠的發展 頓時跌入谷底
日治時期的臺灣歌謠多採五聲音階宮調式 聽起來幽怨婉約 流露出濃厚鄉土氣息加上殖民時代的壓抑氣氛 使得台語歌曲 呈現獨特的悲鬱風格。
而這首旋律輕快 詞意歡悅的「滿山春色」以當時的背景 算是極少數代表作。



沒有留言: